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中国)官方直营网站

    OA入口
    项目查询
    报告单查询
    在线客服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瑞金医院神经内科与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诊断合作,推进中国罕见自身免疫性脑炎研究
    发布:2024/05/31
    近日,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诊断参与的“国内抗DPPX脑炎多中心研究”成果发表于国际期刊《Frontiers in Neuroscience》(IF=5.152)[1],总结了疾病的临床表现、影像学检查及发病因素、治疗手段等信息,为未来抗DPPX脑炎的诊断和治疗提供了新的视角。


    该多中心研究项目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神经内科团队牵头,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浙江省台州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嘉兴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蚌埠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永康市第一人民医院、永康市中医院、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等九所医院共同参与。

    图片1.png

    论文发布截图


    抗DPPX脑炎是新发现的较罕见的自身免疫性脑炎,由Boronat等于2013年率先报告[2],瑞金医院于2019年报告我国患者[3,4]。DPPX是一种钾通道Kv4.2亚单位调节蛋白,广泛分布于中枢神经系统神经元胞体和树突,还分布于肠道神经节中。该抗体类型脑炎典型表现除中枢神经系统过度兴奋、认知/精神障碍外,还会有腹痛、腹泻和体重减轻等多种症状[4]



    研究内容


    该研究收集并分析了2021年3月至2023年6月期间就诊的14名患者的临床症状、抗体结果、影像信息和治疗预后等信息。研究发现:抗DPPX脑炎患者的中位年龄为46岁(11~72岁),男性占多数(9/14)。主要症状包括认知障碍(7/14);中枢神经系统高兴奋性(6/14),如:肌阵挛、癫痫发作和肢体抽搐;胃肠功能障碍(5/14);精神障碍(5/14),如:幻觉和精神行为异常。同时也发现更不常见的症状:睡眠障碍(2/14),延髓综合征(1/14),癫痫(2/14)。

    出现双重抗神经元抗体阳性

    有2名患者出现DPPX抗体与其他自身免疫抗体共存。其中患者13的血清抗DPPX抗体和抗NMDAR抗体均呈阳性,滴度分别为1:100和1:32,主要症状为腹泻、肌肉痉挛、感觉异常等。其符合抗DPPX脑炎特征性表现,且DPPX抗体滴度更高,考虑诊断其为抗DPPX脑炎。双重抗神经元抗体阳性AE,患者的临床表现、致病机制、对治疗的反应均可能发生变化。因此,应进行相关神经元抗体的全面筛查,尽快明确诊断。

    影像学特征

    42.9%的患者有MRI异常,包括皮质增强、白质改变、海马肿胀或萎缩以及小脑萎缩。2例患者18F-FDG PET/MRI表现为颞叶及丘脑低代谢,与患者临床症状一致。抗DPPX抗体脑炎患者MRI多无特异性 [5],18F—FDG PET对明确抗DPPX抗体脑炎颅内代谢模式、提高阳性检出率可能有所帮助[2]

    图片2.png

    抗DPPX脑炎患者的神经影像学表现。(A,B)12例认知障碍患者磁共振成像(MRI)显示左侧海马萎缩,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显示左侧海马18F-氟脱氧葡萄糖(FDG)摄取减少(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核磁共振成像。13例认知功能障碍患者在PET/MRI冠状位(E,F)轴位和矢状位(G,H)显示双侧颞叶1°F-FDG摄取减少。(1,J)共济失调患者14例MRI显示小脑萎缩。

    图片3.png

    血清及脑脊液中DPPX抗体检测呈阳性。(A) CBA法-患者血清及脑脊液样本检测荧光结果图;(B) TBA-基于海马、小脑组织切片荧光结果图。



    研究小结


    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之间错综复杂的相互作用涉及精密的信号传递、细胞迁移和免疫调节过程,诱发的临床表现更是多样性且非特异性。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诊断与国内神经科学专家的新研究,为抗DPPX脑炎的临床特征提供了新的科学证据,推动了精准医疗的进步。


    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诊断神经&免疫疾病中心专注于神经系统疾病的检测技术创新、项目孵化及临床应用。依托布局全国的连锁化医学实验室和跨区域专科联盟的优势,该中心紧跟抗体检测科技前沿,例如推出MOG-IgG活细胞检测法,综合神免检测技术平台,已成功鉴别出上百种罕见抗神经元抗体,为探索未知的新型抗体、开展大规模神经免疫疾病研究奠定了坚实的数据基石。


    凭借丰富的检测服务与实验室运营经验,尊龙凯时-人生就是博诊断正持续推动神经疾病诊断流程的标准化进程,提升行业服务水平。



    参考文献


    [1] Gao Y, Zhang Y, Chunyu H, et al. Expanding the clinical spectrum of anti-DPPX encephalitis: a multicenter retrospective study. Front. Neurosci. 18:1379933.

    [2] Boronat A, Gelfand JM, GresaArribas N, et al. Encephalitis and antibodies to dipeptidylpeptidaselike protein6, a subunit of Kv4.2 potassium channels[J]. Ann Neurol, 2013, 73(1): 120128.

    [3] Zhou Q, Zhu X, Meng H, et al. Anti-dipeptidyl-peptidase-like protein 6 encephalitis, a rare cause of reversible rapid progressive dementia and insomnia. J Neuroimmunol. 2020 Feb 15;339:577114.

    [4] 周勤明,蔡勇,倪优,等. 抗二肽基肽酶样蛋白-6抗体脑炎[J].中国现代神经疾病杂志,2020,20(10):862-867.

    [5] 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神经感染性疾病与脑脊液细胞学学组. 中国自身免疫性脑炎诊治专家共识(2022年版)[J]. 中华神经科杂志, 2022, 55(9): 931-949.

    [6] Hara, M., Ariño, H., Petit-Pedrol, M., et al. DPPX antibody-associated encephalitis: Main syndrome and antibody effects. Neurology 88, 1340–1348.